中國建筑企業協會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領導講話

                    羅伯特?A?M?斯特恩:有些建筑用很多玻璃幕墻是錯誤的!

                    文章來源:中國建筑企業協會    最后更新時間:2015-07-27    閱讀次數:

                      “20年前我第一次來中國的時候完全沒有看到那么多汽車,每個人都是騎著自行車上班,這是很好的運動,而且很環保,但是到了現在大家都覺得騎自行車上班是不可想像的。所以節能環保應該是整個城市通盤考慮的問題,建筑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羅伯特·A·M·斯特恩,自20世紀60年代領導發起建筑界“后現代主義”運動之后,一直被業界尊崇為后現代主義風格建筑設計的鼻祖。已連續3屆擔任耶魯大學建筑學院院長的斯特恩,于2011年獲得了有“建筑界的諾貝爾獎”之稱的“理查德H德里豪斯獎”。

                      不過,相較于他獲得的那些專業而拗口的獎項名稱,斯特恩的作品更為人熟悉:美國帝國大廈、洛克菲勒中心、美國第二大總統圖書館,以及紐約目前價格最高的豪宅——中央公園西15號等。

                      2012年開始,斯特恩開始接受來自中國的設計邀請,此時的中國城市,正擁有一個不太“榮耀”的昵稱:“西方設計師的建筑試驗場”。 斯特恩來到中國,是也要進行一項“試驗”,還是為中國的建筑界樹立一個正確的“示范”?筆者對他進行了相關訪談。

                      把過去和現在結合起來

                      現在中國一些地方急著把西方的建筑原樣復制到中國,你如何看待這樣的模仿?

                      羅伯特·A·M·斯特恩:我知道在中國有很多富人有了錢之后,甚至會把白宮的一些建筑設計的方式都拷貝到中國來,這是可以理解的,是交流的結果,在現在這個世界里,有很多國際間的交流,建筑也是其中的一種交流。

                      就像美國在18世紀末的時候,有很多剛剛富起來的有錢人同樣從歐洲學習了很多東西,把當地的一些建筑風格都搬到美國,這都是可以理解的,這是一個不斷進化和發展過程中的必要階段。

                      建筑,好比一種可以讓大家看到的語言,人們不能滿足于從一個地方把整個東西搬到另外一個地方,就像學語言一樣,這是一個學習的過程,是延伸的過程,當然中間有很多東西不適應當地的情況和要求,那么會做一些改變。

                      不過從過去的經驗來說,如果說是長期這么做,不管在中國、美國還是歐洲,這都是一個相對來說比較危險的操作方法,因為長期來說它會破壞當地的文化傳統。我覺得應該把學來的理念融入到當地文化中間,也把過去和現在結合起來,共同創造一個更加有新意的未來。

                      中國近幾年還出現了另一個極端:出現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丑陋的建筑。有人認為,這是中國被當成了西方設計師的建筑試驗場。你不久前也接受了來自中國的設計邀請,你也打算實驗一些前衛的理念嗎?

                      羅伯特·A·M·斯特恩:你剛才提到的情況,不是一個問題,而是一個現實。在過去的10到15年,是一個設計師實現個人夢想的時代。有些建筑是比較成功的,但也有城市和它的文化為此付出了比較高的代價,這就是就像剛剛你所說的把城市當成試驗場和娛樂場地的結果。

                      我本身并不贊成這樣做。好在不管是在美國還是中國,近些年來大家都有意識的去保護傳統建筑,就像大家知道的,北京呼吁保護一些胡同和住宅結構,這些都非常重要。

                      在我自己的作品中,一直在強調自己是一個現代化的風格,當然我也會在尊重現代的城市化進程中,想辦法把原來的城市結構風格重新找回來,讓它在我的新作品中再現出來。這個想法是在近幾年常常被大家所忽略的。

                      不久前,我接受了大連中航國際廣場的項目邀請,這是我在中國的第一個綜合體。對我來說在我事業發展中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特別是大連城市本身建筑質量和氛圍非常好,我覺得自己的某些設計理念是最后一次在這么大規模的項目上運用了。

                      大連本身從建筑學上來說是很特別的城市,因為它的建筑風格中間有一個很豐富多彩的組合,它從1920年來就受西歐、日式和中國本身傳統建筑的影響,所以我希望實現一種都市的融合。建筑應該很好融入整個城市的厚重文化,有一個自己的獨特身份象征。城市的構建,從建筑這個角度上來說,是不斷地回顧過去展望未來,找到它中間的存在點。

                      中國擁有悠久而獨特的建筑風格和文化,但在近年的發展中,這些傳統被保留的越來越少,你覺得這些傳統會被淘汰嗎?

                      羅伯特·A·M·斯特恩:說到中國傳統建筑風格,本身這些東西是永遠不會過時的,我也非常欣賞中國的這些傳統建筑,特別是在原來的封建或者帝王時代,北京很多的作品還是非常好的。遺憾的是,有一些傳統因素中國現在沒有使用,但是在很多其他國家都已經使用了。

                      在我的辦公室圖書館里面也有很多關注中國建筑的書,合適的情況下,我都想把這些舊的風格重新引入我的新的作品中間。比如說大家講得比較多的四合院和有多個院子的情況,就是一種古典風格的應用。

                      從世界各國來看,不管古羅馬、西班牙,到處都會把自己的建筑經驗、建筑風格反復使用,不同的是每次使用的時候會有一些細節的變化,但是大體的結構、風格都會得以保留,會吸取過去的精華以適應現在的要求,在中間尋求一個最合適的呈現方式。

                      從建筑的表現形式上來說,也是同樣的道理,我們必須經常回到過去,發現過去的一些建筑中間到底蘊含著什么意義,它的一些理念、概念到底有沒有生命力,如果有的話可以在現在的新的設計方案中間進行重新使用、加工。

                      不能完全拋棄高層建筑

                      對于中國城市越來越多的現代化高層建筑,也有詬病稱他們讓人與人的距離越來越遠,人情越來越冷漠。未來城市究竟需要什么樣的建筑形態?

                      羅伯特·A·M·斯特恩:大家近年來對高層建筑的反感越來越多,當然我自己也不是特別喜歡到處都是高層,但是中國有一個情況,因為中國人口這么多,建筑密度也比較大,特別是很多外地的人口和農村的人口都涌入城市,所以人們只能想辦法要把建筑的密度給降低一下,而不能完全拋棄高層建筑。

                      如何達成這樣的平衡,我使用的辦法就是綜合體,比如說在大連的項目中間有一個購物中心,而且不止一條購物街,這個購物中心的作用可以聚合人氣,不同人在這里可以買東西,休閑、娛樂、購物在一起,還有花園,在花園里面可以散布、遛狗,通過這樣的設計理念可以降低在高密度里面人對人疏離,有一種緩沖作用。

                      現在有更多的人開始重新賞識胡同的概念,甚至院子的概念,重新引入這些舊的傳統的概念,我們把它塑造成新的版本,在現在的建筑中間得以體現。

                      節能環保應該是整個城市通盤考慮的問題

                      現在越來越多的建筑師倡導“智能建筑”、“綠色環保”的概念,你認為一個完美的建筑應該是怎樣的?

                      羅伯特·A·M·斯特恩:我覺得未來的建筑設計理念,都是建造可持續發展、更生態的作品。有時候,有些建筑用了很多玻璃幕墻,這是一種錯誤的做法,雖然我自己也設計過很多類似這樣的作品,但在大連項目上,我就用了很多石頭,它可以控制住建筑的質量,與窗、玻璃的設計保持一個平衡。

                      我在美國、巴黎的項目上都盡最大的可能去體現環保的理念。不過,整個環保和可持續發展,包括它的能耗,不僅是體現在它的建筑上,也要體現在這個建筑物建成后的日常運用中,從建造的過程中間就應該有一個節能的概念在里面。

                      整個城市中,智能建筑、環保建筑都只是一部分。整個城市節能是一個大話題,是一個整體的工程,現在不少中國人都開車上班,這個問題很嚴重,有很大的污染,造成環境方面的問題,政府應該想一些新的辦法,或者更嚴肅地考慮一些辦法來控制其發展。

                      20年前我第一次來中國的時候完全沒有看到那么多汽車,每個人都是騎著自行車上班,這是很好的運動,而且很環保,但是到了現在大家都覺得騎自行車上班是不可想像的。所以節能環保應該是整個城市通盤考慮的問題,建筑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工程人物
                    最后更新
                    熱門點擊

                    版權所有:中國建筑企業協會

                    網站維護:中國建筑企業協會信息傳媒部

                    您是第位訪問本站的用戶

                    AG环亚集团电游官网--| 最佳电游平台